「奏出新希望(Brassed Off)」:工業4.0與自動化

「奏出新希望(Brassed Off)」:工業4.0與自動化

再次感謝Mark Carney最近在《泰晤士報》(The Times)報導提到的內容(可能需要訂閱才能閱讀)。

英格蘭銀行的行長就第四次工業革命將對工作場所帶來巨大改變的影響,提出了一些重要觀點。他身為經常在這個議題上經常被引用的少數知名發言人,我認為他公開談論改變的規模是一件好事。

在這場特別的演說中,Carney先生談到未來的「大量技能不符」,可能會導致失業率上升、不平等,以及對經濟不利的結果。他也談到英國約有10%的工作受到工業革命威脅。「世界經濟論壇」最近證明了這一點:現在進入小學就讀的兒童,最終有65%將從事尚不存在的全新類型工作。

沒有人可以預見未來,因此很難知道這項預測的準確度。在工業領域,我們見證自動化讓低技術需求的工作消失,而且我們發現需要更多高技術的員工……不過我離題了。Carney談到教育的第四個階段。他認為第四個階段的教育,將會是在職業生涯中期學習新專業技能或重新教育,使學員可以在職進修。

Carney談到與工業4.0相關的社會變革,將不會是自動化水準提升過程所帶來的第一次社會變革──雖然這可能是第一次徹底改變銀行、醫療或法律等工作的性質。當然,這些行業最大的變化,最初是電腦化。

我想到我10歲兒子放暑假時,他讓我想起前一波導致文化變革的工作場所變化。雖然他很早熟,但他並沒有剛好在思考已開發國家勞動力中大數據的社會經濟動態。他才10歲啊!

實際上,當時電視上在播電影《奏出新希望》(Brassed Off),他問我什麼是礦工。若要向沒有看過《奏出新希望》的人說明,它是一部關於銅管樂隊面臨地方礦場關閉的電影。

我說明礦工的工作內容,以及威爾士和英格蘭北部的大部分地區靠採礦生活的狀況,以及礦工的前幾代家族皆為礦工。我也說明礦工的工作有多辛苦,因為礦工每週通常只休息一天,以及這是他們似乎在大多數的日子都上酒吧的原因!

我兒子對礦工生活的艱困感到驚訝,他說:「不過,聽起來礦工的薪水感覺非常高。」他無法理解,而且坦白說,我也很難解釋礦工的工作薪水並不高,而且多數礦工並不具備高技術。

鑒於肇因於工業4.0的各種就業預測,過去礦業社區的社會變革值得省思。如同Mark Carney所指出的重點,革命「從長遠來看終將提高工資、提高生產力,並產生全新類型的工作」,正如許多過去礦業社區的情況一般。

不過,這些社區所遭受的苦難,不可否認是第四次工業革命必經的過程,或說是必須接受的過程。

就產業而言,如同我先前提到的,自動化持續讓無須技術的重複性工作消失,並以更熟練、更高薪的角色加以取代。而且產業缺乏具備專業技術的人才。對任何一家工業公司而言,這代表他們最重要的資產就是勞動力,而且投資讓勞動力擁有工業4.0所需的技能,儼然為可行也最重要的4IR投資。

至於未來更廣泛的就業市場,或許第四個職業生涯中期階段的教育是個好主意;我希望隨著我們開始瞭解初等、中等和高等階段,未來就業所重視的適當技能組合會加入大量現代工程學歷資格,因為這項資格在工業4.0的時代,似乎有非常高的可能性會成為最受重視的技能組合。

Mark Bottomley
2018--08 Mark Bottomley, Regional Sales Director, North EMEA, Rockwell Automation

部落格

Rockwell Automation部落格是一個分享科技新知與產業訊息的平台,持續為您提供業界第一手動態消息,與潮流接軌。